笔趣阁 > 民国谍影(谍影风云) >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旧时同僚

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旧时同僚

?热门推荐:
????宁志恒的早就有这样一个设想,可是实际操作起来并不简单,这需要很多条件,生搬硬套的找一个人来当替罪羊,如果露出马脚,反而会让李志群更加警觉,这就需要木鱼的密切配合,让他根据实际情况来选定目标最为合适。

????他的命令很快传达给了骆兴朝,第二天的消息回馈过来,骆兴朝选中的人员,赫然是特工总部第二处处长胡云鹤,同时递交的还有一份人事资料,较为详尽的介绍了一下胡云鹤其人。

????宁志恒当即下令,对胡云鹤进行严密监视,摸清楚他行踪规律,以便进行下一步动作。

????两天后在东部市区的一条街道上,换了一身装束的骆兴朝和崔元风来到一处弄堂门口,迈步走了进去。

????这是一处典型的上海石库门风格的五开间里弄,一进门是一个横长的天井,两侧是左右厢房,正对面是长窗落地的客堂间,客堂后面有通往二层楼的木扶梯,整座住宅前后各有出入口,与相邻的里弄相连,组成地形复杂的网络通道,身在其中,颇有一点高墙深院,闹中取静的感觉。

????骆兴朝和崔元风把前后左右的地形和房屋观察了一遍,暗自点了点头,这里的地形通道都交错纵横,是一个布置藏身的好地点,只要一有动静,随时可以撤离。

????崔元风边走边低声对骆兴朝汇报道:“这附近的屋顶都是平台,只要从外窗撤离,上了屋顶,间隔几步就可以进入旁边的巷道,里面岔道口很多,巷道的网络像蜘蛛网一样,不是本地人甚至都会迷路,如果想要控制里面的人,必须要布置大量的人手。”

????骆兴朝满意地点了点头,根据上线提出的设想,整个计划将会是这样的,骆兴朝在追查上海站的过程中,找到一个上海站情报人员的联络点,在布置监控的过程中,偶然发现了二处处长胡云鹤出没于此,然后拍下照片为证,之后骆兴朝抓捕之时,人员已经逃离,泄密者的身份自然可以指向胡云鹤。

????计划虽然简单但是有效,实施的难度也不大,这些所谓的上海站人员,可以由一直在租界里藏身的上海情报科人员伪装,之后只需要找一些借口,把胡云鹤引到这里来,拍上几张照片为证,最后实施抓捕之时,放水将人员撤离,到时候胡云鹤有嘴也说不清,以李志群猜忌多疑的作风,胡云鹤绝对无法脱身。

????接下来就是严刑审讯,人只要一进了七十六号的审讯室,骆兴朝以办案人的身份主审,按照胡云鹤的秉性,那不开口是不可能的,当然真假那就不用说了。

????当然,其间还要进行一些细微的加工,在细节上多做一些精密的处理,这一点就由情报科的其他人员完成,骆兴朝只需要在时间上配合好,就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
????就在骆兴朝等人进行准备工作的同时,在与他们相隔不到两个街区的马路上,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快步而行。

????此时已经是一九四零年的二月中旬,上海的冬季虽然不算太低,可也是潮湿寒冷,可这个男子却是一身单薄的长衫,腋下夹着几本书籍,另一只手提着一摞中药包。

????此时他脚步匆匆,满脸的焦急,快要拐过街角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只手摸了摸衣兜,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,只好左右看了看,便朝着一个百货商铺走去。

????就在他快要走到近前的时候,商铺里走出了几位顾客,里面的掌柜正在高声送客:“几位慢走,下次再来……”

????中年男子顿时身形一顿,紧接着身子向侧面一转,脚步不停走过百货店铺的门口,一直快走出了一段距离,拐过街角靠在墙壁上,神情一松,他此时心中紧张的扑通扑通直跳,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,眼角的余光四下张望了一下,这才再次向家中走去。

????他的家也就在附近的一条里弄里,走过狭长的巷道,穿过一个小门洞,来到家门口,推门而进。

????“时年,是你回来了?”在里间卧室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????“哦,回来了,我提前下课,刚去诚和堂给你拿了些药!”中年男子的声音放缓,语气温和,迈步进了卧室。

????此人正是前军统上海站情报员封时年,自从被王汉民出卖,抓进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后,他和另外三名情报员受刑不过,被迫投敌,成为了特工总部第一处的人员。

????可是处长骆兴朝对他们却是不管不顾,一句话就给打发了出来,任由他们自生自灭。

????这样的处置方式让封时年有些摸不着头脑,心中不知骆兴朝的真实用意。

????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他们已经成为军统的叛徒,按照军统的家规,那肯定是要被遭到清算的。

????如果藏身在七十六号特工总部,尚且还有生存之机,可是孤悬在外,一旦被锄奸队找上门来,那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
????于是封时年一回家,就迅速搬了家,选择了东部市区的一处住所藏身,这里是日本人控制最严的地区,军统方面的人一般都不在这里活动。

????至于那个卫生局的工作职位更是不敢再去,军统是知道他的掩饰身份的,于是封时年就在附近的学校里,找了一个教书的工作。

????好在军统方面的人没有找上门,他们一家人这几个月来总算是平安度过。

????一开始他还不敢轻易逃离,生怕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的特工们在身后暗中监视,可是接下来的日子一切平安,看来特工总部确实没有再追查他们的意思,于是封时年放下心来,准备找机会逃离上海,一家人逃亡香港,彻底摆脱双方的纠缠,重新开始生活。

????可是事情总是不如人意,祸不单行,原本身体一直就不太好的妻子,经过这一次的变故和惊吓,病情突然加重,一下子就卧床不起,多方医治仍然不见起色,封时年只好暂时停止了逃亡计划,一切等着妻子病情好转之后再说。

????卧室里,斜靠在床头的妻子看着封时年进来,手里提着中药包,不由得脸色一苦,轻声说道:“还是不要花这些冤枉钱了,西药都治不好,这些中药更是不济事,家里的底子可不多了,去香港安身可要一大笔钱呢!”

????封时年一听,赶紧温声劝慰道:“你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,钱财就是拿来用的,该舍就舍!”

????话虽然这么说,可是此时,他心中却是懊悔不已,后悔自己没有多留一手,当初在卫生局任职的时候,不是没有捞过灰色收入,甚至可以说收入颇丰,可是后来在被捕抄家的时候,被那些七十六号的特务们掠夺一空,都落入了私人的腰带,根本就不能指望再拿回来。

????好在他有所准备,在布置的安全屋里藏了一些钱财,可是这些钱很快就入不敷出,妻子的病情以前都是靠一些昂贵的西药治疗,可是现在,他只能用中药来调养,心中自然也是焦急。

????妻子当然知道这些情况,看着封时年强作无事的样子,心中更是难受,自己的身体一直就不太好,拖累了封时年不少,如今更是雪上霜。

????她勉强一笑问道:“夏青在学校里怎么样?”

????他们的儿子封夏青这段时间,也转在封时年任教的学校读书,也方便随时照顾。

????“夏青没有事,他和同学相处的不错,学业也没有下降,现在还在上课呢,你再休息一会儿,我去给你熬药。”

????说完,封时年转身去到后面一间小小的厨房里给妻子熬药,昏暗的房间里,看着煤炉里的火光在眼前闪烁,封时年坐在小木凳上面,怔怔的出神。

????今天他回家的途中,原来想着再去买一点日用品,可是走到那家百货商铺门口的时候,店铺掌柜的那一声,顿时惊了他一身冷汗。

????这个声音他非常熟悉,熟悉到他只需一声,就能够清楚的知道对方的身份。

????原来封时年在军情处时期,就一直在北平站工作,是北平站情报处的情报组长,只是后来王汉民调入上海,局座从军统局各处的情报一线抽调人员进入上海潜伏,配合王汉民的工作,封时年才被调往上海。

????而这个百货商铺的掌柜,正是封时年的一个同僚,名叫黄立辉,也是情报处的情报员,他们两个人共事多年,彼此非常熟悉,尤其是黄立辉一口声调略微沙哑的北平口音,极有特色,他是绝不会听错的。

????当时听到黄立辉的声音之时,封时年差一点没有缓过神来,一个原本应该还在北平潜伏的情报员,怎么突然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上海。

????封时年的第一个反应,就是下意识的认为,黄立辉是不是冲着他来的?

????他这些日子最担心的就是军统锄奸队的出现,可是现在想来,却是反应过激了,军统局想要杀他,用不着费手脚专门开设一个店铺,他们一定另有目的。

????这是在隐藏身份进行情报活动,自己发现了军统新的联络点!